• 聯系我們
  • 地址:
  • 電話:
  • 傳真:
  • 郵箱:
  • 當前所在位置:首頁 - 藝術交流
  • 2020英國皇家藝術學院攝影畢業展
  •   根據 2020年QS世界大學的最新排名,英國皇家藝術學院(RCA)在全球藝術院校中排名第一,尤其在學校聲譽方面達到了滿分的高標準。因為疫情原因,皇藝今年的畢業展覽調整為線上模式,展出了攝影專業41位碩士生作品。

      RCA的攝影碩士項目,是一個沒有身份的拓展性和跨學科的藝術實踐課程,旨在提供了一個可以把攝影作為藝術家創作核心的。學生可以在這個平臺進行創作來表達思想,并且能性地反思自己所做的實踐!笆裁词且粡堈掌焙汀笆裁床皇且粡堈掌钡慕缦拚诒幌,無論是靜止的還是動態的、瞬間發生的還是精心布置的、數字的還是的、攝影的當下都是一種可塑的文化和美學表現形式。一個有見識的攝影創作會意識到不同的視覺藝術經驗,以及攝影其自身的獨特傳統。在學習期間,你還將在藝術理論和文化研究的指導下,進行靜態圖像的相關閱讀和寫作。

      數據:2019年,RCA攝影碩士項目畢業人數44名,中國10人;2020年,攝影碩士項目畢業人數42名,中國14人

      ANABELA的創作關注人與技術的關系、消費文化和、以及其對于我們日常生活美學的影響。她的作品在全球展出,參與的展覽包括法國阿爾勒攝影節及攝影展,首個個展最近也在巴黎的intervalle畫廊開幕。安娜貝拉獲得了迪奧新秀以及the Life Framer Series Awards。2020年,她的作品還被GUP列為年度出版物。

      這個系列反映了唯物主義的輪廓及其追求幸福的關系。這是對技術的一種觀察,是人類心理的一種延伸。消費者的對象似乎可以引導和反射,并以其用戶的情感為食。

      ANABELA探索了技術在家庭空間中的存在以及它們如何改變我們的生活,如何創造新的視覺景觀和特定的美學以淡化和塑造我們的日常習慣的現象。電視屏幕發出的藍光滲透到場景中,并重申了這種存在,保留了人工的樂趣,帶來了一種更深入現場的體驗。充滿懷舊之情的家用電子產品成為式敘事的主要主題,這些敘事激發了觀眾的想象力,同時談到了一種不斷發展的、模棱兩可的關系,即人類對的技術對象的親近,這些對象正是我們的珍貴事物。

      OLLIE本科畢業于諾丁漢特倫特大學的攝影專業!度〈匀弧愤@個作品是由虛擬雕塑構成。OLLIE從英國某一小片荒野中獲得一些自然表面的碎片,將這些自然單位進行了多層抽象呈現。

      隨著技術進步,大自然所遭到,被分散、分解和重組成為價值的衡量單位,由人工智能通過全球資本網絡進行交易。當市場決定累積哪些資源,而后之后的結果的時候,世界的控制權已由人轉移到機器。

      生態系統崩潰,生物多樣性,生物,氣候混亂已開始。受損的實體、數字圖像、攝影作品、虛擬雕塑、空間和屏幕,這些作品存在于藝術家的虛擬工作室中,該工作室通過電子游戲引擎構建的在一個經濟性的虛構中。

      JAMES本科從倫敦藝術大學學院攝影專業榮譽畢業,主要從事攝影,裝置,運動圖像和文字創作。在皇家藝術學院攻讀攝影碩士期間,JAMES還是RCA2020的學生代表。他的作品在英國和國際上廣泛展出,包括劍橋,倫敦,紐約和意大利。

      NADJA于1993年出生在中部一個中世紀小村莊,她大部分時間都花在森林還有看書,她喜歡童話故事,民間傳說以及講故事。在慕尼黑應用科學大學獲得攝影學士學位后,NADJA于2018年前往倫敦皇家藝術學院攻讀攝影碩士學位。她對故事感興趣,認為這是探索新敘事方式的一種方式。

      DONALD W. WINNICOTT認為“人類生活的一部分,我們不能忽視的一部分:“一個中間區域,用于體驗內在現實和外部生活的中間區域。這是一個不受挑戰的領域,因為沒有人代表它提出任何主張,除非它將作為一個個人安息地而存在,這個對人類來說的任務,是使內部和外部現實保持分離,但又相互關聯!。

      NADJA將故事中的人物放在這個中間區域中,讓他們玩耍和探索。相機的取景器變成了舞臺,現實與幻想之間的界限變得模糊。內外,一個想法被孕育和誕生于世界。然后相機了它,捕捉外部世界的圖像,并將其放置在自己的身體(相機機身)內。當NADJA把圖像放到外面的世界時,這個過程會重復。它們成為物質世界的一部分。但是隨后,觀看者的目光再次捕捉到了它們,它們首先被投射到視網膜和大腦中。這是一個由內而外的循環,連接著兩個世界-身體和心靈。就像童話故事一樣,它講述、重述、演戲和重演。通往樹林的小看起來像是穿過森林的旅行,但卻是一次通往森林內部的旅程。

      YILIN來自中國常州,本科畢右眼皮跳測吉兇業于中國中央美院,2018年前往RCA攻讀攝影碩士。她的創作主要集中在個人與周圍之間的聯系。作為一位敏銳且注重細節的攝影師,她擅長于通過平淡無奇的日常來捕捉具有超現實氣氛的特定時刻,以及修復的過程。

      同時,光作為世界與愛的象征,在她的整個實踐過程中始終扮演著重要的角色。她最近的項目是關于如何努力尋找根源并為她的長期情感找到解決方案。

      RUIJING基于疾病和身體的主題進行創作,將的經歷總結為與動態圖像對話的階段。以攝影為基礎,融合了動畫,裝置和表演,以鞏固視覺語言的呈現。GE研究了現代醫學對有形的干預,控制和,作品中的視角從到父親的身影,再到孩子們的眼睛,所有角度都在呈現和身體疾病的對話。在身體作為媒介的投射下,上述對話傳達了RUIJING關于生命、身體和疾病的世界觀。

      同時,在疾病的主題下,ruijing還討論了有機物和無機物。圍繞著各種不同的個人經歷開展創作,這些經歷對身體的不同變化進行了鞏固,同時GE還研究了疾病結構下的親密關系。在這個項目中,試圖突破身體邊緣的界限,能夠讓自己以客觀的方式看待自己和他人的身體,從而逃避了本體論的挑戰,進一步希望生活的經驗和對大眾的反思將有助于發現及其與社會的聯系,同時反思生活本身。

      DEANIEL以攝影為主要的創作媒介,他取材于外星人故事和現代主義文學敘事,同時結合對記憶回歸和照片本體論的調查研究進行創作。他的作品參加了許多團體展覽并出現在多個出版物上,這些展覽和出版物已在整個歐洲和美國展出和發行。他的作品最近出現在C41 Magazine和Der Greif上,未來也將在倫敦,曼徹斯特和雅典的展覽中展出。

      攝影作品構成了流逝時光的圖畫,將到的現實與物理現實之間的鴻溝概念化,與家庭世界和自然世界中的短暫瞬間擦肩而過。通過攝影固有的操作,圖像將敘事串在一起,從而改變了我們對觀看的理解。這樣,照片就變成了記憶的幽靈,無序地滑入并顯示出受影響的熟悉時刻,這是對“怪人”的。這些照片變得而凍結,成為記憶的隱喻。

      參考弗吉尼亞·伍爾夫在奧蘭多和達洛維夫人中的敘事技巧,這些照片超越了自傳,跳脫出它們所處的的時間線,脫離了它們所在的,并成為永遠改變的熟悉時刻。這些圖像通過手工藝和勞動的進一步對比了細致的人為干預。自然世界被改變了,甚至幾乎停止了。時間已經流逝,被瞬間困住了,但多數都被遺忘在這些空間中。對維克托·特納的《閾門和類閾門》進行研究變得重要:參考“存在”與“成為”之間的儀式性時刻。這些作品流血不斷-立刻令人聯想到約瑟夫·蘇德克的《我的工作室的窗戶》系列,孤立地觀察安全性固有的特性。

      也許這就是照片的特性:作為自然界中的“雙重”,作為時間的一面鏡子,觀看者在和攝影之間觀看。

      OANNA出生于1989,是一位現居住于倫敦的希臘藝術家。她本科讀的是與專業,在讀了一個攝影研究生學位和歐洲城市與文化研究碩士學位之后,艾奧娜又在皇家藝術學院獲得了另一個攝影碩士學位。

      OANNA是索尼世界攝影2020年度攝影師(學生組)獲得者。2019年,她還獲得了東京RemindersPhotography Stronghold Grant in Tokyo和國際攝影創意。她受到的提名包括瑪格南基金會頒發的英格·莫拉特,匯豐銀行大,勒瓦盧瓦大賽。

      “我的攝影研究始于四年前,當時我父親的去世引發了我的一次歸鄉之旅,在這次旅途中我探索了傳統的希臘喪葬禮儀。在我的國家的社會和教背景下,我將母親描繪成一個哀悼的人物。我開始慢慢地一場個人的敘述,這段敘述將我的家庭和文化中的悲傷交織在一起。為了進一步了解我的根,我擴大了對希臘瑪尼半島上最后一批專業送葬者的集體哀悼和儀式哀哭的研究范圍。

      在表演和預設情感的十字口,我的目的是審視哀悼的工作如何將現代的觀看,閱讀和感覺體系與當今希臘的死亡主題聯系起來。完成一個關于悲傷作品作需要經歷記憶和記憶的過程。在某種程度上,這些圖像充當了哀悼破滅的生命力,繁榮和歸屬感的典范的工具,試圖通過創造一個可以存在死亡的空間來傳達比他們的主體更多的東西。希臘一直是這個作品中的靈感,但是描繪的方式是想象性的。這就像家園是一個人之記憶所不可及的地方,一個充滿好奇的地方,是一個通過家庭,教,和相遇死亡的地方!

      他的這個作品,源于安德烈·布雷頓的超現實主義小說《納賈》。遇到一位頗為困惑和的主角,希望完全生活在玻璃屋中,原因是這會給他本人帶來凝聚力和感。受此,ALEXANDER采用廢棄溫室這一1960年代農業時代的手工藝品來思考歷史和文化,渲染成為擬人化的雕塑。攝影媒介及其研究實踐成為被訊問和的一種設備。他的作品中回應了以下主題:自反性,暫時性和性。

      這個標題指向重復拍攝的概念或體驗:看一眼,通常會發現一些出乎意料或被忽視的東西。這個行為了藝術家對視覺現象的濃厚興趣,并為我們提供了一扇門,讓他對懷疑和門檻的本質以及媒介本身產生關注。

      ALEXANDER 不斷借鑒馬塞爾·杜尚和羅伯特·史密森細致入微的作品,以探索這片廢墟作為熵能量的地方。并在文字和形而上學的材料之間形成類似的關系:玻璃和底片;生活和形象;死亡和變形?紤]到這一點,作品看起來就像是當古學:一艘船只,玻璃的破碎和煉金術的特質,成為了這個世界和我們所居住的圖像的溫床,暗示著更大的隱喻。

      JONAS的作品主要受到投機現實主義和新唯物主義的。JONAS此前在比利時學習,受到了對象導向哲學以及與類實體關系的影響,使他專注于類材料的積極作用,這是美學領域的一個非常小眾的話題,但卻至關重要。

      JONAS努力創造一種投機性敘事,在這種敘事中,不可的事物隨著生命的脈動而躍動,并成為活生生的裝置,這要歸功于它們引起的美學效果,這些時刻使我們能夠審視它們的非同一性。

      KATIE是倫敦的一位藝術家,她利用攝影的粘性物質來探索存在的偶然性和話語性。她對后人類和互聯生態感興趣,在研究中使用圖像捕獲,干預和打印的替代方法探索了數字和身體的融合。

      這個項目以后人類的物質為媒介,探討了代理現實主義的概念;一切存在的聯系、偶然性和性。廣泛而的研究方法所產生的視覺反應產生了一種不斷發展的話語,這種話語將照片的實質性進行了延伸,漂浮在損毀現實中。

      LOWENA本科從南威爾士大學的紀錄片攝影專業榮譽畢業,她的作品涉人與土地的關系,探索了一種反思污染和對生境的的新方法。通過將隱藏物帶入可見區域,LOWENA了看不見的錯綜復雜的事物以及不尊命基礎土壤的。POOLE是2020年Act on Your Future攝影的聯合獲者。

      除了氣候惡化,地球土壤還處于管理不善和退化的危機之中;污染和表層土壤枯竭已成為現實。該作品旨在通過將隱藏物帶入可見區域,提出一種反思人類污染和棲息地的新方法。使用紅外記錄歷史性垃圾掩埋場,凸顯了紅外輻射的存在。紅外輻射是地球輻射的一個組成部分,人類污染加劇了這種輻射。

      該作品中真菌的出現是為了強調這個王國界土壤健康中的重要性。菌絲體網絡改善了土壤結構,增強了植物內部連接的效率,并通過分解為土壤補充了養分。真菌菌絲體的分支狀網狀菌絲已被命名為地球的自然互聯網,它以分形的形式顯示了現實的相互聯系的本質,它以各種規模和形式存在。這個王國對于地球土壤的健康和再生至關重要。

      MARA于2016年畢業于OCAD大學,獲攝影學士學位。自2015年以來,她的作品在國內外畫廊多次展出。Mara是眾多項的獲得者,包括Stephen Bulger畫廊學金(2016),Project31(2016)和JimP. Shea(2018)。2015、2016、2017和2018年,在Magenta基金會為、美國和英國新興攝影師舉辦的Flash Forward中,她被選為獲者之一。

      在這個系列中,MARA試圖框架內外的人物與其期望之間的關系。奇怪的建筑,里外;一個滿是等待座位的房間,不應該去的家具店。動感的玩具和在紅綢海下翻騰的洶涌魔力,在這場朦朧的記憶中擴張物體或身體及其陰影,可用來和模糊內部和外部空間,圖形與地面,深度和尺度之間的邊界。這些圖像通過非成形的形式,來表現身體,創造了類中心的空間,這些空間激活了光和顏色在圖像中的作用,成為與未知對象進行情感相遇的潛在場所。

      MARIE是一位來自法國的視覺藝術家,現居于倫敦和法國。在植物療法和生物學的下,她的作品著重對女性和女性性行為的心理分析和哲學研究。Marie選擇遠離和性別,發展自己的視角。她創作了有關婦女的自信、女性的親密關系、性取向和身體的照片,裝置和文字,表達了在父權制和以男性為中心的社會中作為女性生活的感覺,并質疑該社會為她創造的形象。

      在過去的一年中,MARIE一直在努力使作品與、資本主義脫離。這種理想主義的努力,也容融在她的作品中,體現了其性的短暫存在,以及對分門別類行為的抵制。她試圖對攝影,,造型和寫作的定義提出挑戰,并且努力通過適應任何地方來擺脫既定的類別。在她的作品中,體現出自然與物質身體之間的共生關系,以及自己所創造的“身體系統”。

      GODITH于2018年從布萊頓大學美術實踐本科榮譽畢業,之后她獲得了當代視覺藝術網絡的提名,并獲得了德拉瓦館畢業生。她還曾是RCAFALL INTO PLACE的編輯。

      GODITH的創作是從和家庭檔案中解構并重新制作與特定的相關。通過超越對照片的初步閱讀,并多次扮演表演角色,該作品具有了重新制定和記憶的作用。這些作品研究了零碎化和重復化,以及這些因素是如何影響我們與原始檔案圖像的關系。

      上下文成為了敘事,將視線轉移到隱藏或潛在被忽略的事物上。從原始資料中提取出來的作品顯示出不穩定性。GODITH試圖質疑中性照片的是可靠的這一想法,干預行為成為一種衡量形式,一種試圖理解的方式,該作品試圖應對情感,外觀,觸覺和姿態這些想法,為在主體和客體之間存有一席之地。成其他東西會人,最初的感浮出水面,的概念無處不在。

      EDEN生于1993年,本科畢業于藝術學院,獲得一等學位,她曾獲大學PURCHASE,凱瑟琳·邁克爾森,THE NUMBERSHOP展覽和居住以及RSA新當代。EDEN受蘇格蘭著名攝影畫廊斯蒂爾斯攝影中心的委托,參加了群展“境界:蘇格蘭攝影作品2017”,該作品參加了英格拉姆藏品展覽。在2019年,她參加了日本的北海道和東京的一項受資助的駐地計劃,最終完成了一場現場展覽且進行了作品的出版。eden還是NET WT的一員。在倫敦皇家藝術學院攻讀碩士學位的同時,她還從事攝影師和數字藝術家的工作。

      通過照片,掃描和數字成像模式,EDEN的創作研究了嵌入日常家庭和工作中的外圍材料和表面。她對織物,內飾和材料的可能性及其在其社會經濟中進行反思,干預和反應的能力感興趣。

      SHIYUN圍繞個人情感中關于孤立和疏離的話題進行創作。這種孤立不僅是一個人在并非到真正痛苦的時采取的感性姿態,還受到外部和經濟的影響。

      黑格爾闡述異化理論時,從勞動的角度將人類的生成視為一個過程,這體現在他的和相關的法律哲學中。另外,馬克思的異化理論是基于他對資本主義工業生產過程的觀察:工人不可避免地失去對工作的控制,從而失去對生活和的控制。工人從來都不是一個自治和實現的人,它們只能以資產階級想要的方式存在。在SHIYUN看來,黑格爾和馬克思的理論分別代表著創作者的世界和資本屬性。兩者在矛盾與統一之間也具有辯證關系。

      在當代社會,人的異化似乎是一個無休止的循環,但是這個循環是客觀世界的必然發展,很難受到主觀個體的影響。物質社會影響了個人的塑造,但是個人的很難撼動物質世界的基本框架。作為一個創造者,作為一個個體,我們注定會對的現狀產生消極和的感覺,所謂的藝術品也作為一種為力的抵抗而存在。

      SINING是一位攝影師和電影制片人。她對女權主義電影和new dramas感興趣。她的研究涉及中國的女權主義,男性凝視和女性凝視。她在倫敦和工作。

      托馬斯·摩恩,生于1994年,是倫敦的一位藝術家。他于2015年在布萊頓大學獲得攝影學士學位,然后移居倫敦,隨后于2018年在皇家藝術學院獲得文學碩士學位。

      他的方源于焦慮,他試圖通過藝術創作來表現這種感覺。他用樹脂澆鑄作為索引工具,包含圖像碎片以及在物體上重復的手勢。最終的照片呈現是根據個人經驗,歷史以及對物質的強烈參與而塑造的。

      這里展示的作品是Temporary Structures In Time And Space 項目的一部分。該項目旨在探索攝影捕捉長時間變化的能力,模擬攝影將底片本身視為對象,然后可以用來制作版畫。

      通過將量疊加在一起,逐步進行增量工作,每個負片都需要花費大量的時間才能創建。精度是關鍵:微小的瑕疵會因多次重復而變成嚴重的錯誤。這些作品凍結的動畫,隨著時間的推移出現的動作,不可能消失的雕塑變消失,又重新出現而存在,反映無時無刻的過去。

      這個項目,她從童年時代不斷經歷的創傷經歷中獲得靈感,包括不斷地移居到不同城市,在學校接受專業游泳訓練,XIAOCHUN的作品探索了他人與我之間的關系,不同角色的轉變,身份變化,缺乏歸屬感,脆弱性,痛苦,短暫和記憶力,通過藝術創作表達自己的感受和想法來治愈自己,這也是尋找與他人交流的方式,試圖嘗試為觀眾帶來體驗而不是被動觀察的可能性。

      YING的童年經歷促使她嘗試表達一種無法形容的人與動物之間的形式。她的研究將以人類為中心的視角轉向了動物的凝視,她過渡時期的作品還包括對教,儀式和死亡的探索。這與她早期作品的敘述相反。

      Constanza是駐倫敦的智利藝術家,她獲得了智利國家研究與發展局(ANID)的兩年學金,以支持她在在皇家藝術學院進行學習。之前,她以最高榮譽畢業于智利大學和智利大學。

      此前,她在馬德里Complutense大學的美術學院任職,并在那里進行了為期六個月的研究。2013年,她在紐約的國際攝影中心(ICP)學院完成了課程。2015年,她以優異的成績獲得智利大學視覺藝術碩士學位。目前,她正在倫敦皇家藝術學院攻讀攝影碩士學位。

      她認為攝影是一種物質,這使她得以探索攝影圖像交織的物質特性,這一過程被她稱為“攝影”。這些是圖像和素材融合在一起的過程。因此,她的作品使人可見,每張照片的復制或可視化總是獨特且不可重復的,即使其性質是電子數字化的。

      Deepak Kathait生于1988,2010年在新德里藝術學院獲得文學學士學位,他的跨學科作品遍歷繪畫與繪畫,攝影,版畫,拼貼,混合,文本,視頻和基于數字的藝術。Deepak通過實踐,沉思于,形而上學和自然,同時探索各種主題,例如教,史前亞洲的藝術,消費主義和日常街頭。

      作為rca2020在線展覽的一部分,Deepak展示了他不同系列的項目,探索神性,形而上學與自然。他嘗試了多種,材料和技術,例如 攝影,繪畫,繪畫,印刷和數字,并發明了他的抽象與極簡主義相結合的制作方式。

      ELLIOTT認為,當下這個世界是一個不斷受到圖像和輸入,存儲和分信息的通信所驅動的,因此人很容易會受到以下想法的困擾:我們周圍沒有任何東西,沒有思想或對象,無法通過便捷的技術表達出來,即使這些技術觸手可及,一直延伸到視野。這種痛苦很像哲學格言,指出世界的邊界是由人類語言和思想的局限構成的。

      Gülce本科畢業于意大利的博科尼大學,從小在土耳其長大,然后他開始對成年生活,帶面紗的文化產生興趣。這意味著什么?GÜLCE圍繞它創建視覺語言的無窮可能性使之著迷。對話越復雜,GÜLCE意識到圍繞面紗論證中的雙重性,這在他的攝影作品中被表示為“雙重”。最重要的是,GÜLCE開始意識到,它有可能為兩個不同的女人之間所失去的對話重新創造了空間:的和教的。

      他對視覺文化感興趣,既可以作為的培育,也可以作為一種補救措施。從電影院到互聯網上流傳的數字圖像,GÜLCE創建的敘述都以最近的公家動態為重點,關注婦女及其在社會中的地位,講述都是一種引導世界成為的人,渴望塑造一種社會的方式。

      最近,COVID帶來了越來越多的法規,宵禁的重新引入,生物,面部識別以及全面的。每個人都是以兩極分化的。這種技術的資本主義,加上這段時期的緊迫性,給生活在之下的少數民族和邊緣化社區帶來了比其他人更多的。

      對于GÜLCE來說,“在國家看到女性尸體意味著什么?”最終變成了“在國家所擁有的技術下,看到女性尸體意味著什么?”的問題。

      Tateisi于1986生于,是一位視覺/聲音藝術家。他通過使用人工神經網絡,多通道音頻系統,錄音,建筑方法,表演,策展和攝影的白話進行創作,觀察x時代的本體論以及聲音景觀。

      Yang主要從事圖像工作,并擴展到了雕塑,裝置,運動圖像和聲音等領域。她的創作感發于迷失,,愛與其他中失去的東西。通過觀察我們作為人類如何應付日復一日的錯綜復雜的情感和創傷,YANG創造了自傳性的作品,探索了語言和錯誤溝通如何塑造了我們的親密關系。

      LUNHUA出生于中國北方,她使用攝影、影像和裝置的方式進行創作。在視覺和聽覺的基礎上,LUNHUA擴展了裝置作品的內部空間敘事,并為觀眾構建了層面的交流。

      她的這個作品探索超越攝影作為記錄以外的功能,并反思圖像和概念之間的“差距”。LUNHUA的作品關注當代文化背景下人們獨特和隱藏的情感。尤其是,他們在文化復興的文化背景下考察了亞洲女性的生活狀態。

      MARIA本科在意大利讀,后現在皇家藝術學院的建筑系就讀,之后轉到了攝影系。MARIA在重要歷史遺跡上進行了研究方法是他調查的一部分,目的是將當下的故事重塑到過去,并挖掘被遺忘的敘述,同時不斷地反思自己在其中所處的地位。

      ROEI在以色列北部與黎巴嫩接壤的基布茲長大。2009年移居特拉維夫,并于2013年獲得文學學士學位。在對以色列的風光,地理,歷史敘事和自傳進行了多年調查之后,ROEI于2018年離開以色列。 他的攝影實踐將風景視為文化、地理和自傳之間的復雜交匯點。 人類活動對土地,邊界和生態的影響是他研究的問題之一。 大畫幅相機和膠卷的使用創建了多層攝影視角; 圖畫和誘人卻試圖傳統的景觀表現方式。

      這個系列《鄉村漫步》的靈感來源于英國著名的文化習俗——走。盡管走是民間普遍的行為,但走卻根植于ROEI本人的文化背景中的一種意識形態。在土地上行走就是要了解土地,涉及到擁有的和所有權。ROEI開始調查英國的鄉村,熟悉該島的地理,這是一種涉及帝國和殖民歷史的制圖行為。

      Shir Raz是一位多學科的藝術家,她的創作實踐是通過攝影,雕塑和裝置研究替代現實和歷史敘事。

      SHIR本科畢業于美國帕森斯設計學院的時裝設計專業,之后前往RCA攻讀攝影碩士。她的作品關注自然與人的關系,探索了現代化對我們地球的影響,并在美國,歐洲和中國展出。

      在這個項目中,XUAN將室內物體與自然融為一體,以尋態與城市生活之間的平衡。此項目還致力于通過與人類之間模糊的邊界探索我們想要的框架。 作者試圖與觀眾分享的觀點是對生態系統的關注,并重視我們所處的每時每刻。

      “不僅僅是一個隱喻”是一個9分鐘的視頻裝置,由發現的攝像機鏡頭組成,并在考慮了?碌腜anopticon概念的基礎上探索了虛擬身份和隱私。

      通過使用在網上找到的,該作品提出了有關隱私和此類系統聲稱提供的安全性問題,對于技術如何塑造,包括塑造在線身份以及我們對它的訪問方式,進入到更廣泛的討論范疇。SOPHIE質疑在擁有正確知識的情況下所有訪問都是可用的時代,那么真正的隱私意味著什么?

      1991年出生于哥本哈根,MATHIAS本科學的是影像和多。通過他的實踐,他要與世界本身對照來對世界的“準予考慮”的觀念進行探索,試圖挑戰該規范存在的標準。他質疑人類與我們(有意或無意)放入世界的事物之間的關系和分離,包括對象、材料、技術、疾病、汽車、塑料、癌癥、真理等觀念,事物所具有的意義超出了可見的范圍,超出了其存在的原因,因此他的實踐成為檢驗這些事物如何告訴我們有關我們自己的過程。

      尋找意義將永遠是無止境的,而且永遠不會是普遍的,因為從無處可尋的觀點不存在,MATHIAS的作品力圖進一步挑戰自己以及與該主題相關的前人關于和正確性的觀念。

      JIANG是一位居住在,倫敦和上海的藝術家,主要以攝影作為主要媒介進行創作,對象征主義以及如何通過這些象征構造“”進行了探索。

      JIANG對該項目進行研究,特別是在日常新聞中如何進行象征流。在他看來,象征主義的交流創造了意識形態的同時考慮到了這一因素,每篇都有可能是一種宣傳。他認為負面宣傳是對和的入侵,是一種令人不安的喧鬧聲。 另外,負面宣傳大多表現為不良形象。它既沒有信息性的,也無美感。

      這個項目的研究采用了三個平行的敘述:上的原始文字和圖像,原始新聞中的重構圖像以及上的裝置。將主要的水果和花朵用作可創建的式敘述符號,它們的含義隨時間而改變。在現代世界中,水果和蔬菜以及鮮花沒有固定的符號。式敘述使觀看者可以地閱讀信息的含義,因此可以避免對該主題所產生的個人。水果,鮮花和也有很多相似之處,他們都強調暫時性和日常感,這是社會的重要組成部分。

      JIANG試圖將各種水果為消息,以回應或解構上的原始消息。它可以在藝術品和觀眾之間建立有趣的對話,同時避免了作者比觀看者處于更高階的。

      TRIS本科畢業于紐約大學TISCH藝術學院,學的是攝影和圖像。他主要通過攝影,電影,雕塑和表演圍繞,親密感和手勢進行創作。他的研究考慮了圖像中的,以及整體與無常之間的反復,并利用自畫像作為檢查照片再生特性的一種手段。

      ZEHUA來自中國,本科畢業于大學,并與2015年參加了大學、大學、約克大學的聯合項目,并獲得XINHE學金。她曾入圍BJP和倫敦博物館的聯合展覽,獲得IPA攝影比賽的金,F在她是WEINSIGHT STUDIO的合伙人。

      ZEHUA主要研究興趣集中在集體文明與個人之間的矛盾上。 攝影是她觀察世界的眼睛,是她從中進行短暫呼吸的療法。她在新疆長大,之后前往和倫敦上學,她的人生經歷也是整個現代化的縮影:從欠發達的小城市到高度分化和高效的大都市。 大城市的生活極其便捷,快捷,但卻壓縮了人們的個人時間和空間。 現代性就像一臺壓倒性的機器,不斷吸引著更多的人跳入這一整體,共同創造奇跡,但是這一切都是以個人為代價的。

      那么,這個矛盾有解決方案或平衡點嗎?藝術可以治愈人們的和疲憊的心嗎?她將繼續在視覺藝術這條道上追尋答案。

      

安徽25选5开奖结果查询 体彩河南泳坛夺金玩法 吉林快三历史开奖号码 516棋牌游戏手机版 排列五走势图带坐标准 华东15选5开奖30期结果 赚pc蛋蛋的方法 陕西快乐十分玩法 二人麻将经典版下载 教你网络捕鱼怎样打 天,天津体育十一选五 湖南幸运赛车直播视频 可以提现的炸金花和牛牛棋牌 街机捕鱼平台 山西十一选五前三走势图 陕西快乐十分技巧 七星彩直播开奖直播现场视频